钟南山:一些欧美国家封城不奏效 不是真正的封城


现在,部分地区已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华盛顿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露丝·舒伯特呼吁称:“我们正敦促(卫生部门)和州一级的紧急行动小组开始收集和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发言人苏珊·格雷格表示,该校从3月5日开始对出现症状的员工进行检测。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莫里,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ICU床位,以及呼吸机的数量,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

这些数据可以帮助挽救医护人员的生命。

但在全国范围内,还是缺乏统一且严谨的统计,来显示受感染医护人员的正确数字。

波蒂厄斯表示,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

理查德星期六和星期天都在他哥哥的公寓里过夜,并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但周一下班回来后,他震惊地发现自己被赶了出来。看门人告诉他,他得收拾东西走人。

1、所有进入苏梅岛的人必须提供在72小时内从医院开具的健康证明,以证明未感染新冠病毒。医疗人员和运送必要生活和医疗物资等情况除外。

据美联社5日报道,华盛顿州是美国本土率先暴发疫情的州,但卫生官员并未记录有多少医生和护士感染新冠病毒。纽约州已成为本次疫情的“震中”,感染人数超11万,但该州卫生部门发言人吉尔·蒙塔格同样表示,并未记录医护人员的感染数据。

理查德告诉《泰晤士报》:"我走进去10分钟之后,已经开始做插管手术了,给一个人戴上了呼吸机。"理查德说,他很想来到纽约,因为这里是美国疫情的中心,"这是本世纪对气管手术的挑战。""我是研究气管的。我不会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