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不足500只,“百鸟之王”绿孔雀逼停云南玉溪最大水电项目


2月28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回应称,太多的药物试验也可能存在浪费资源的问题,甚至可能影响患者的治疗。

还有非亚裔的美国网民表示,自己很后悔之前支持过杨安泽,认为杨安泽的言论就是在给种族主义洗白,他对杨安泽“非常非常失望”。

(截图来自杨安泽撰写于《华盛顿邮报》的原文)

(截图来自NBC新闻网的报道)

“对于老药的超适应症使用,是属于医生的处方权,但是不能作为药物申请增加适应症的研究数据,如果一款老药需要增加说明书适应症,需要重新走程序,拿到临床试验批件,临床批件前的数据无效。因为药品临床试验需要严格执行双盲试验。”一位药物专家表示。

这位记者还继续抨击说,杨安泽的言论其实是在进一步加强美国社会对于亚裔的刻板偏见,即亚裔就应该闷头努力工作,别抱怨太多。可结果却是亚裔被认为不能去抨击种族主义。所以,她认为亚裔真正应该做的是与杨安泽所说的相反的事情——站出来抨击种族主义。

(截图来自NBC新闻网的报道)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这就是流感",“很快就会消失"。

据报道,如果政府真的宣布紧急状态,则将是日本政府首次依据《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简称《特措法》)宣布紧急状态。然而《读卖新闻》称,此法并不能令日本政府像他国一样强制“封城”,例如无法强制禁止铁路运营,也无法禁止人们到单位工作等。报道称,如果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则进入紧急状态的地区知事可基于《特措法》扩大权限,例如知事可要求限制或禁止学校及电影院等人群聚集的场所开放,不经所有者同意征用土地或建筑搭建临时医疗设施,以及强制征用医疗用品等。近日,已经退出美国总统竞选的美籍华人杨安泽,在美国《华盛顿邮报》上撰写了一篇奇怪的文章,称在新冠疫情之下,他发现有被路人在用异样的、带有指责性的眼神看自己,于是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有些羞耻”。

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忠心”的代价,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