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将借出500台呼吸机 帮助美国医疗设施短缺地区


截至三月中旬,纽约、西雅图和新奥尔良报告的感染病例数量开始激增,一线医疗人员抱怨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供应短缺。特朗普则指责一些民主党州长夸大了疫情,批评那些诋毁联邦政府援助不利的人。

除了口罩外,美国专家还担心呼吸机也会马上产生短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众多地区负责人呼吁特朗普根据《国防生产法》命令各大公司增加呼吸机的产量。可直到两周前,特朗普才命令通用汽车公司转产呼吸机。虽然通用汽车公司称其已经开始行动,但不太可能在今年夏天之前交货。

美联社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新的指南中允许医院使用急救呼吸机代替标准呼吸机,前者通常只在急救车中使用。该机构还表示,在某些状况下,用于治疗打呼噜的呼吸器也可以用于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抢救。

直到2月24日,白宫才向国会申请25亿美元资金来应对疫情暴发,隔天美国疾控中心专家警告称,新型冠状病毒正在美国迅速传播,并将对公众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影响。但是,现任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仍坚称:“美国公众感染病毒的风险依然很低。”

到4月6日,黑龙江省各地驰援该市的医务人员将集结完毕,总人数预计120余人

作为我国对俄重要口岸、黑龙江省最大且唯一一个全天候持续开关运行的陆路口岸,绥芬河口岸身处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的最前沿。同时随着国家对国际航班的管控,绥芬河口岸人员进境压力骤然加大。以4月6日数据为例,20名输入病例全部是乘坐航班先从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后经客车至绥芬河公路口岸。在隔离期间,先后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的凯瑟琳·西贝柳斯(Kathleen Sebelius)告诉美联社记者:“本来美国有两个月的时间来为疫情做准备,显然‘黄金期’已经被浪费掉了。”

据黑龙江省卫健委公布数据,自自黑龙江省报告境外输入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有39例系通过绥芬河口岸从俄罗斯入境(截至4月5日24时全省累计42例)。值得注意的是,绥芬河此前未曾报告过本土确诊病例。

该报道称,虽然中国和意大利相继出现医院的人力、床位和设备物资供应不足的危机,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对此不够重视,也没有采取未雨绸缪的措施来应对可能发生的医疗物资短缺。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还发表声明称,美国联邦政府在应对大流行病时,要给各州政府足够的“灵活性”,而不是冲到第一线。

美联社称,当联邦政府开始大量订购时已经太晚,许多医院已向联邦战略储备库申请援助,使得本应发挥应急作用的联邦战略储备库的库存很快亮起红灯。更为糟糕的是,许多医疗机构称,他们收到的是已经坏了的呼吸机和过期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