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普通人的“超级变身”记
来源:疫情之下 普通人的“超级变身”记发稿时间:2020-03-27 20:18:46


“养蜂的老师傅都知道,春繁期间蜜蜂的基数一定要养起来。春繁喂不好,蜜蜂的后代只会越来越不行,全年的繁殖、采蜜、产蜜都会受影响。”为了达到最佳喂食效果,除了白糖,还要给蜜蜂辅以花粉和蜂蜜。饲料紧缺之下,刘忠华只能在当地通过各种渠道攒来白糖勉强喂养。

标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金力来酒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金力来品鉴酒,酒精度不符合产品标签标示值。

刘忠华今年52岁,养了22年蜜蜂。1998年,他从岳父手中接过养蜂的产业,师傅带徒弟,他跟着老人从零开始学手艺。刘忠华回忆,那时养蜂人在村里地位很高,赚得也不少,岳父让他跟着干,他挺开心。

刘忠华遇到了彩虹。受访者供图

其中,标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红粱魂酒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赛台酒庄酒(传承经典),酒精度不符合产品标签标示值。

遭遇困境的并非刘忠华一人。贺福平2月初从云南楚雄预订了两吨白糖饲料,由于外地货车进不了他所在的吕合镇,饲料一直没发货。贺福平只能四处找蜂农“借粮”度日,勉强撑了10天。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张晓山认为,解决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难题,需要市县村镇联动。“村镇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村子的安全问题,这能够理解,可以通过合理的防护措施,把外来蜂农安全风险尽可能降低。”张晓山建议,蜂农转场出发地和目的地村镇需做好对接,共享蜂农健康状况信息,精简流程,避免重复开证明,消除因信息缺失产生的疑虑。

“1月我听说武汉出了个厉害的肺炎,很快云南也出现了病例,没想到病毒传染性这么强,我们都害怕了。”刘忠华说,最初当地村民很少有人戴口罩,于是他尽量不出门。本以为疫情很快就会过去,状况却急转直下,各地开始封村封路。刘忠华带来的备用饲料告急,购买的花粉因道路封锁一直运不进来,这让他倍感焦虑。

但各地的政策执行情况有差异,一些蜂农仍在进入蜜源地乡镇的“最后一公里”遇阻。

刘忠华养殖的是意大利蜂,这种蜜蜂繁殖能力强、产蜜快、经济效益高,是国内多数蜂农的选择。但由于饲养规模大,需要广阔的蜜源,一旦蜜源地花期结束,蜂农就要将蜂场迁移到下一个花场。“过了花季,千万张嘴要吃饭,人工喂饲料成本太高,所以非要跟着花期赶场。”刘忠华说,他和公安县的200多户蜂农,每年都要带着蜂箱长途奔走,由南向北“追花夺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