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无新增确诊病例 全省累计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记者从天津市疾控中心获悉,3月28日23时至29日6时,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国籍),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8例(其中重型3例、普通型15例、轻型7例、分型待定3例;中国籍24例、美国籍2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1例)。

“中山医院要求硚口区防疫指挥部给他们出一个纸质的书面说明,证明我父亲不是新冠疑似人员,可以解除隔离观察,才安排我父亲出院。”王先生说,但硚口区卫健局无法出具中山医院所要求的证明,只能等到隔离期结束。

“昨天下午中山医院医生也问我,怕我父亲病情加重,问我们不接受危急时转ICU,接不接受有创抢救,费用都是自费的,所以提前问我意见,”王先生说,“这几天我一直在安抚父亲的情绪,他说哪家医院都不想去了,只想隔离结束后回家”。

武汉王先生的父亲王忠(化名),是一位多发性骨髓癌晚期患者,伴随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3月11日,王先生陪同父亲去武汉协和医院就诊,结果因CT影像显示肺部有感染被作为新冠肺炎疑似人员上报。之后在武汉的定点医院住院3天,确认排除新冠疑似,但按规定仍需隔离14天。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29日上午,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经相关部门协调,已有三位武汉协和医院医生前往定点医院为父亲会诊,目前尚无会诊意见。

2020年3月28日12-24时,山东省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确诊病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3例,均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健委在2月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这提示湖北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诊断不再依赖核酸检测结果。此前推荐CT影像作为首选诊断方法而引发关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当时曾表示,“病毒核酸检测是最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无创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检测结果‘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目前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0249人,尚有2316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