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网购情趣用品 猥亵女同事强迫其洗澡并拍裸照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